Menu
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废品行业服务最早,回收技术最专业的废品回收公司。公司设立在辽宁沈阳地区,从事20多年回收行业,值得信赖!

当前位置主页 > 理发师 >

老剪发师的死守

日期:2019-10-03 13:30 来源:

  

老剪发师的死守

  

老剪发师的死守

  

老剪发师的死守

  上次晚间路经永红美发厅时,还有几位顾客理发刮脸剃头,今天闲聊的时间里竟没有一位顾客光顾,时不时会有老熟人、老顾客进来热络的聊谝几句。望着门外行人熙攘、车辆来去的热闹,显得有些清闲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庙后街“西把头”直对着的新寺巷14号,有一家“老把式”的理发馆:永红美发厅。从其门匾招牌采用泡沫板做底、有机板饰面的制作工艺推断,这个招牌少说也是上世纪80年代的“作品”了,字体繁简结合,说不清是啥字体。突兀的“永红美发厅”褪尽铅华少颜没色,不讲究的店主人又让它落满厚厚的尘土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过去的生活清苦、简陋,谁家也没有个软装椅子,更别说沙发了。每家的座具大多是木凳,有个马扎都算奢侈。学校的长条凳有宽面、窄面两种,宽面的比窄的坐着舒服,所以每次换座位都为抢凳子闹得不可开交。小时候理发虽然只要1毛5分钱却总要排队,特别是春节、农历二月将至之时更是人满为患,好不容易轮到自己理发了,一“勾子”坐在理发椅上总要美美的“蹲两下”,好让屁股领叫一下啥叫柔软。最让小伙伴们感到神奇的是这种理发椅还能放倒,最羡慕的就是大人躺在上面刮胡子,可惜谁也没有长胡子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没有顾客的时候,和一直坐在门口看报纸的金师傅攀谈闲聊起来。金师傅60出头,南方口音,干了一辈子理发行当。金师傅说,来他这儿理发的都是附近的老熟人、老顾客,尤其是“推光瓢”和刮脸的,就是冲着他们的手艺而来。说起理发金师傅也是蛮多的感叹,现在的年轻人没人愿意学理发了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老式理发椅让我想起了童年、少年、部分中年阶段的长头发都是在这样的老式理发椅上变短的,每每看到想起,还是很有感触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老式理发椅多是很结实的铸件组成,底座、椅座、背座和扶手都是白色的,喇叭形的底座镶着金黄色的铜边,座椅和靠背则是包裹得鼓圆鼓圆、软软的黑色皮革,坐在上面很是舒服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永红美发厅仍然继承和沿用着传统的理发方式,理发座椅、理发推子、剃头刀子、洗头方式……。

  这3把老式理发椅可谓是有了年代,有的理发椅的脚踏上还可清晰地看到“西安制造”的铸字,与我印象中最早的“公私合营”上海造的理发椅相比,或许稍晚了些年头。理发椅虽然油漆班驳,个别地方缺了零件,但功能基本完好,除了历史留给理发椅的“包浆”和不太珍惜的陈年“垢痂”外,老式理发椅仍然顽强的在岗位上工作着。

  时代进步,时过境迁,老理发店越来越少,淡出了人们的视线,以致现在的孩子根本就不知道以前的理发店是何模样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店堂比较宽阔,但也是满满的处处不讲究,水泥地面,发黄的墙壁,乌蒙的镜子,立马让人想起形容饭菜味道好却没环境的饭馆——苍蝇。

  理发电推仍是拖着长长电线的那种,人家充电的推子都用坏N个了,边桌上摆放的数把刮胡子刀告诉你这里啥是强项,洗头的地方更是接近“原始”,一个接有烟囱的蜂窝煤炉顶着口大锅,锅上套个盆儿,里面浸俩毛巾,忽闪着一丝丝热气,炉旁一口陶瓷大水缸随时可以加水,洗头位也很简陋,一把老凳一个水池,头顶上硕大的不锈钢大水桶并无加热装置,只能兑水倒入使用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>

  眼下的西安城,老理发馆、老把式线位老理发师仍在阵地上执着、顽强的坚守着。

  不好意思明说,把嘴对着金师傅的耳朵“理个发多少钱”?金师傅伸出手指比划道“12元”。

  =999) this.width=1000; class=showappimg

上一篇:

下一篇: